http://hih3t.com

大山园丁的据守——记贵州黔西县村庄教师杨绍

    大山园丁的据守——记贵州黔西县村庄教师杨绍书

    新华社贵阳9月5日电 题:大山园丁的据守——记贵州黔西县村庄教师杨绍书

    新华社记者李凡、潘德鑫

    40余载,只为村里父老乡亲的一句嘱托,他将芳华芳华献给了山里的娃娃。

    4万余公里的高低山路上,他用肩背、用手抱,风里雨里护卫

    着孩子们的绝壁求学路。

    课堂上是教师,放学后是“家长”……杨绍书用自己一生的精力,在三尺讲台上用汉语、苗语教育育人,为的便是让苗寨娃娃识字读书、走出赤贫的大山。他就像山崖上生命力坚强的缫丝花,坚韧、耐苦,在风雨中却仍然美丽地开放。

    一句许诺:扎根“一个教师的校园”

    新学期,记者来到贵州省黔西县第十小学,见到了58岁的杨绍书,他个子不高,身着褐色西装,脸上常常洋溢着暖暖的笑。

    “孩子们穿上了新校服、有了新朋友,校园有了智能教育设备,开学还建了新的足球场……”老杨慨叹地说,从大山里来到新校园教育一年了,但常常觉得这就像做梦相同,“曾经想都不敢想能有这么好的校园环境。”

    杨绍书从小生活在黔西县瓦房村哈冲苗寨,这座仅十几户人家的村寨隐藏在乌江上游支流六冲河岸边的一处山崖上。上有挺拔的绝壁、下有奔腾的河水,天然的地舆屏障似乎让这儿与世隔绝。

    老杨的家修在村寨最高处,是上世纪70年代建立的一栋土墙房。“娃娃们一年四季只要一两双鞋,常常挨饿受冻,其时家家户户都这样。”老杨说,他是村里仅有读过初中的“文明人”,后来也因赤贫而停学。

    合理他为生计忧愁时,1977年,其时的公社书记彭正祥找到他说,村寨里的娃娃到了读书年纪不会说汉语,外出上学也很困难,期望他能留下来当个教师。

    老杨起初是犹疑的,一是想走出大山去闯闯外面的国际,二是怕自己水平有限不能担任这份重担。但想到娃娃们没人教育识字,一辈子走不出赤贫的大山,他心又软了下来。最终他慎重作出许诺:留下。

    当年秋天,在公社支持下,老杨把家里十余平方米的堂屋腾出来,年仅16岁的他在自家屋里办起了“识字班”。

    “几块木板拼好刷上墨汁便是黑板,课桌是家长们凑的长板凳……”他说,第一年收了9个学生,分红3个年级,一个年级上课,别的两个年级就背对讲台上自习。

    这是“一个教师的校园”,老杨既教语文、也教数学,还要用汉语和苗语相互翻译,给村寨里的娃娃们教授常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